在6月22日,日本棋院的「圍棋名人堂」進行了新一年的評選,選出了陳毅以及安井算哲(涉川春海)兩位入選。和之前入選圍棋名人堂的人選相比,陳毅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並非日本人。

陳毅元帥

堪稱中國圍棋之父的陳毅元帥

陳毅是中華人民共和國(以下簡稱中國)的開國元勳,也是中共開國的重要領導人。他在中國的地位就如同第一屆入選圍棋名人堂的德川家康一樣。是中國圍棋發展重要的奠基人,為中國的圍棋發展建立了許多長遠的制度。

也因為陳毅對於中國圍棋界的領導與貢獻,因此他在中國人心中的地位極高,甚至被尊為「中國圍棋之父」,之後聶衛平在中日擂台賽打敗日本,還特地到陳毅的墓前上香致意,並將對局棋譜燒給陳毅

在李敬訓老師的《圍棋史話3》中,曾經專門用了一個章節的篇幅介紹陳毅元帥的貢獻,因此在徵得李敬訓老師的同意下,借花獻佛節錄《圍棋史話3》的內容來向大家介紹陳毅元帥,也請大家有機會多多支持李敬訓老師精心編寫的《圍棋史話》囉~

image

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,定都北京,大陸人民以「新中國」稱之。台灣比較常用的名稱是「中共」,因為執政的是中國共產黨。

撇開政治不談,單以圍棋而論,1949年的中國圍棋界可說是殘破不堪、百廢待舉。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,如何重建圍棋界的新秩序,提昇技術水準,擴大圍棋人口,甚至完成超越日本的夢想,非得有傑出的領導人不可。中國圍棋界非常幸運的有陳毅獨挑大樑,創造了世界圍棋發展的奇蹟。

陳毅(1901-1972)出生於四川,是「人民解放軍」的重要領導人,名列「十大元帥」,也是中共的開國元勳。中共建國後,陳毅出任第一屆上海市長,之後又調往中央,擔任國務院副總理並兼任外交部長。

陳毅喜歡「下圍棋」,這一點與周至柔相同,也與一般棋迷並無二致。而由「愛下棋」到「愛圍棋」,這是陳毅與周至柔同為圍棋領導的最大不同。因為「愛圍棋」,陳毅為中國圍棋建立了許多長遠的制度,至今仍有許多大陸棋迷,對陳毅的貢獻念念不忘。而台灣50歲以下的人士,能記得周至柔的名字已經寥寥無幾,而談到周至柔對圍棋的貢獻,台灣圍棋界更不知道能說些什麼。

按:周至柔為來台後台灣圍棋界的領導人,為台灣的空軍總司令。

在擔任上海市長時,為了照顧老棋士的生活,陳毅安排老棋士進入「文史館」工作,例如劉棣懷、顧水如、魏海鴻、王幼宸、汪振雄等人都成了文史館館員,有了基本工資,生活安定下來,可以繼續下棋。顧水如還在陳毅的推薦下當上了上海市的政協委員,劉棣懷也獲得上海市人委的參事,職務提高了,可以分配到較好的宿舍,各方面也都有優待。

如果只是照顧老棋士的生活,充其量也只能安定圍棋界的現況,談不上發展,更別說超越日本的夢想。由上海市長調往中央之後,陳毅開始發揮真正的影響力,當時中共也有不少愛下棋的黨政要員,陳毅結合這一股力量,做了兩件關鍵性的大事。

  1. 將圍棋納入體育委員會,成為正式的體育項目,中共舉行第一屆全國運動會時,圍棋項目即有四面金牌,各省市為了爭取榮耀,紛紛組建圍棋隊,擴大吸納人才,造成了新人不斷出現。
  2. 建立圍棋的「國家集訓隊」,將各地方優秀人才集中至北京,共同訓練,這種方式產生的效果,遠遠大於日本的研究會。

日本的研究會是由個人成立,通常由一個頂尖棋士掛帥,一群年輕棋士追隨其後,例如日本最負盛名的「藤澤秀行研究會」,就是由藤澤秀行主持,年輕棋士參加,林海峰年輕時也曾是其中一員。但藤澤的研究會,當時同為頂尖高手的坂田就不會參加,因為坂田也有自己的研究會。

日本的研究會是由頂尖高手各自為政,而大陸的國家集訓隊則網羅了全國的圍棋菁英。日本頂尖高手各自擁有自己的山頭,壁壘分明。而中國大陸則集中全力,絕無滄海遺珠,長期下來,進步的效果驚人。

除此之外,陳毅更促成了日本圍棋團訪問中國大陸,藉由外力刺激國內圍棋界發憤圖強,在短期之內,中國圍棋水準能大幅提高,功勞簿上,陳毅當居首功。

 以上文字引用自李敬訓《圍棋史話3:昭和棋聖吳清源》

 

1959年中國國務副總理陳毅兼任外交部長,與同樣愛好圍棋的日本自民黨議員松村謙三會談,在中日兩國友好交流的問題上,雙方都對圍棋有共識,於是促成了日本派出圍棋訪問團。此一訪問團的規格極高,超過了三年前來台灣的訪問團。這個圍棋使節團仍由瀨越憲作領軍,團員有橋本宇太郎、坂田榮男、瀨川良雄、鈴木五良。

訪問團的全名是「中華人民共和國訪問團圍棋使節團」,以下簡稱「日本代表團」。根據瀨越的描述,代表團於1960年5月30日從東京羽田機場出發,由於中日此時尚未通航,只能在香港降落,再轉火車至深圳,然後再轉至廣州,而由廣州到北京,坐火車要兩天兩夜,等到抵達北京時已經是6月3日的中午了。

經過休息之後,6月5日陳毅接見日本代表團,瀨越以「御城棋譜」做為見面禮,雙方並敲定比賽細節。由於中日此時水準相距甚大,日方的態度是「指導」,但陳毅堅持不讓子,最後決定以「讓先」的手合進行。

不讓子的結果必然是一面倒,甚至有可能連一局也贏不了。陳毅在此展現了領導人的氣魄—「棋可以輸,氣不能輸。今年輸了,明年想辦法贏回來。只要努力,終有戰勝日本的一天」。

以上文字引用自李敬訓《圍棋史話3:昭和棋聖吳清源》

果然中日實力差距的壁壘還是相當巨大的,第一次的交流,中方以受先的手合,拿下的是2勝1和27負的慘淡成績。而第二次開始以分先交流,面對日方並不豪華的陣容,中方也只拿下5勝1和34負的成績,而其中日本部份選手表現出的輕視、加上被日方代表伊藤友惠老太太八戰全勝,更成為當時中國棋手心中難以洗刷的恥辱。
 
這慘敗的成績反而成為中國成長的動力,中國這條沉睡的巨龍,被日本人在交流之中驚醒了過來,為了洗刷國恥,中國圍棋界開始奮發圖強,努力培養新生代,圍棋界的東亞的巨龍開始騰雲而飛……

與中國相對比的是台灣,在日本訪中的三年前,同樣由瀨越憲作領軍的日本圍棋團來台訪問,並與台灣的棋士進行交流。但與大陸全力「對抗」的政策不同,台灣並沒有什麼具體的思想與方針,因此在親善的背景之下,台灣與日本圍棋團進行了三輪指導棋的對弈,由日方授我二到四子進行,最後我方取得了7勝5敗的成績。但與中國就此發憤圖強,努力趕超日本相比,這次台日交流就此船過水無痕,並未掀起任何的漣漪。



2008124145418921
  陳毅元帥銅像
背後的文字是陳毅對圍棋的題詞:
秤紋對坐,從容談兵。
研究棋藝,推陳出新。
棋雖小道,品德最尊。
中國絕藝,淵源根深。
繼承發揚,專賴後崑。
敬待能者,奪取冠軍。


圍棋名人堂新成員:中國陳毅將軍
標籤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發表迴響